中国财经报道]出口大户生存调查(四)——逆境

2021-02-23 09:57

  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宣告破产, 美国次贷危机迅速演变成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似乎就在一夜之间,电视上华尔街的失业者手捧纸箱在寒风中萧瑟的画面,在人们的内心留下了深刻记忆。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中国数以万计的出口企业也在这期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寒冬。

  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前,2008年7月《中国财经报道》栏目播出《一个出口大户的生死劫》开始,从华尔街的冲击波,到危机中的转身,从义乌寒冬中的生存法则,到寻找新的彼岸——家具出口大户调查,在这一年多的时间中,我们持续关注着中国出口企业的生存状况,制作了大量的研究型、案例式的报道。

  为更加深入全面的了解出口企业的状况、面临的困难,2009年3月到7月,《中国财经报道》栏目联合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利用顺丰速运公司网络,由速递员点对点地对广东、江苏、上海、浙江、山东、福建、北京、天津、辽宁、河北等国内十大出口省市、3950家出口企业的经理人进行了入户问卷调查,这是国内媒体针对出口问题组织的规模最大的调查行动,也是央视首次以问卷调查的方式关注中国出口。

  2009年8月9日,根据100%回收的3950份问卷,共计8万多个答案整理而成的《金融危机下中国出口企业现状与期望调查报告》首次面向社会发布,我们希望利用这种方式为出口企业找出突围之道。

  去年11月份,我国对外贸易结束了持续7年多的较快增长势头,到今年7月份,已经连续9个月出现下降。而我们的出口企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和挑战。如何让使这些受困的出口企业尽早地摆脱危机?在《中国财经报道》举办的出口大户突围之道论坛上,许多到会的官员学者都在为企业支招,让我们来听听他们有什么好的办法。

  在这次出口大户生存调查中,3590家出口企业里,有23.8%的企业希望政府提供国际经济和市场动态信息,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商务部研究院副院长陈文敬就在会场准备了这样一组数据:上半年我国对欧盟、美国这两个主要贸易伙伴的顺差分别减少34.7%和17.6%。陈文敬说,减少贸易顺差,一个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减少贸易摩擦,但这段时间,贸易摩擦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陈文敬告诉记者:“类似危机期间贸易摩擦都是多发期,因为我们知道这个事,肯定在这个期间中为保护本国的产业、本国的市场,肯定要启用各种的手段来限制进口。”

  其实,在今年5月,《中国财经报道》记者已经明显感受到,很多出口大户发愁的不仅是萎缩的订单,外商越来越高的验厂标准,让他们觉得雪上加霜。

  所谓验厂,说的是国外的客商在签订单前,要对工厂的安全、环境、员工待遇等问题进行检查。无锡光明集团是一个拥有58年历史的老牌纺织企业,最近一家和他合作多年的国际著名服装品牌,在验厂之后向光明厂出示了黄牌。这意味着,光明厂将错过订单旺季,等待他们的是限期整改和再次验厂。在采访无锡光明(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启文中,记者问道:“我听说比较严格的时候,还需要有个反恐的标识?”赵启文回答:“有有。”记者:“那种是属于吗?”赵总答道:“这个不是。反恐标识是,主要是有探头,在生产车间,仓库里,还有在门口,它有探头,就是在装货的时候,那一定要经过安全检验的,不仅是质量检验。”

  在老赵看来,外商越来越严格的“验厂”行为,就是一种变相的贸易壁垒。赵启文告诉记者:“因为这个是西方国家对我们提出来的这个验厂,对一些这个所谓发展中的国家,或者是不太发达的国家。那西方国家实际上一些工厂它比我们的条件差远了,他怎么就没有去验厂呢?对吧?”

  在记者的走访中,江苏昆山有一家童车出口企业也在2009年年初,被美国一项新出台的法案打了个措手不及。这个法案要求玩具材料表面和内部的铅含量都要符合新的标准,像这辆童车的气门嘴,装进车里后,孩子根本就接触不到,但它的铅含量一样要达标。好孩子集团总裁宋郑还告诉记者:“这个是对中国的企业做美国市场是一个很大的障碍。这是一个贸易壁垒。”

  由于很早之前,好孩子集团自己就已经开始做这种铅测试,所以在美国市场上不符合铅含量标准的童车并不多,与其他玩具生产企业相比,这次遭受的损失算是很小了。宋郑还说:“我们计算了一下,大概总共的损失在这个两三百万人民币。我听说有一些同行,他们甚至于上百个柜(集装箱)退回来,这个非常多,光运费就不得了。”实际上,2009年,伴随金融危机,中国的出口企业遭遇到一系列贸易摩擦:1月31日,欧盟最终决定对中国出口紧固件产品采取反倾销措施。3月11日,美国通过“727条款”,限制我国禽肉制品进口到美国,6月底,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发出公告,称大量中国轮胎进口损害了美国轮胎工人的利益,今后三年,美方应对中国输美轮胎分别加征55%、45%和35%的惩罚性税收。对此商务部副部长傅自应认为,该案既没有事实基础,也缺乏法律依据,违反了WTO规则,是一种贸易保护行为。商务部研究院副院长陈文敬表示:“去年我们出口的轮胎是22亿美元,到美国,光这一个案子,涉案金额就22亿。所以案件频发,影响的金额越来越大。”

  种种迹象表明,随着金融危机的持续蔓延,贸易摩擦的确在加剧,中国作为世界第三大贸易实体和第二大出口国,自然成为贸易摩擦的主要对象。据WTO秘书处最新发布的数据,2008年中国遭遇到的反倾销调查达73起、反补贴调查达10起,分别占全球同类案件总数的35%和71%,是全球遭遇贸易救济调查最多的成员。2009年上半年,我国遭遇各类贸易救济调查60起,涉案金额82.76亿美元,远远超过去年全年的数字。

  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副会长邵祥林表示:“中国是迄今为止其他国家对我实行贸易限制的主要受害国,到现在美国、欧洲、加拿大、印度等一些国家还对我进行反倾销。”

  在这次《中国财经报道》出口大户论坛上,曾担任中国入世首席代表的中国WTO研究会会长佟志对贸易保护主义这样评价:“反对别人倾销,你的东西太便宜。以至于冲垮了我的什么什么产业,以至于造成了我多少多少人失业,反对你的政府给你进行补贴,一句话都是为了限制你对它的出口。”

  有学者这样说过:“经济萧条从来就是贸易保护主义的温床,历史上从来不缺少这样的案例。”上世纪30年代美国在大危机后出台了《斯穆特—霍利关税法》,将两万多种进口产品的关税大幅提高,引发各国竞相效仿。结果加剧了危机在全球范围内的蔓延。尽管各国政府在很多场合都公开表示,要避免历史的重演,尽管全球范围内,反贸易保护主义的呼声越来越高,但贸易保护主义的步伐似乎并没有停止。面对这样的形势,中国的出口企业到底该怎样去应对呢?佟志广为企业支了几招。首先,积极应诉。佟志广表示:“决不要一味地保持沉默、忍让。同时也不要图便利,自己不努力,想搭顺风车,而且商务部最近应诉规定明确,谁应诉谁受益,你没有积极应诉的你受不了益。”此外,佟志广还建议出口企业要吃透规则。佟志广建议:“尤其是对反倾销、反补贴进行深入的研究。这样才能对别国反我们倾销,反我们补贴,甚至于他要动用所谓特别保障手段的时候加以防范。”

  这次的出口大户调查显示,相比大型和特大型企业,中小企业在这轮金融危机中,订单减少的幅度是53.7%,排名第一,此外,从出口规模来看,表示企业目前生存良好的,只有出口5亿美元以上的特大型企业比较多,达到了31.1%,而中小企业出口受影响的程度相对较大。那么面对中小出口企业的困难,该怎么办呢?

  目前,我国约有99%的企业是中小企业,它们对GDP的贡献超过60%,对税收的贡献超过50%,提供了75%以上的城镇就业岗位。中小企业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但是,眼下的金融危机,它们也成为了受冲击最大的群体之一。这次中国财经报道组织的出口企业凋查结果显示,被调查的3950家出口企业中,认为出口受影响和危机重重的,主要是中小企业,比例高达78.8%。从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央及时出台相关政策措施,加大财税、信贷等扶持力度,改善中小企业经营环境,中小企业生产经营出现了积极变化,但发展形势依然严峻。

  这次中国财经报道组织的出口企业凋查结果显示,被调查的3950家出口企业,仍有15.7%的企业认为影响出口企业经营的不利因素是融资困难。此外比较认为融资难的行业,农副食品、饮料烟草最突出,化工、机械设备、金属矿物等行业紧随其后。

  在浙江地区,我们这次一共投放了525份出口企业调查问卷,浙江三德纺织服饰有限公司是其中的一个,这个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浙江台州,像他们公司这样规模的服装企业还有不少,但以前大家很少去银行,因为向银行伸手借钱确实是件很麻烦的事。浙江三德纺织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告诉记者:“包括我们的 、担保、 审核得非常严谨,甚至时间也拖得非常长, 所以我们包括以前企业, 原来也不太愿意去银行。”这位企业的负责人说,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这种难的情况得到了明显的改观,银行甚至主动找上了门。他告诉记者:“去年下半年开始,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 国家对于中小企业的发展 ,也出台了很多政策 ,为我们企业也搭建了很多平台。 所以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的情况来讲,企业的融资渠道是很丰富的 ,包括银行也主动跟我们联系了很多次。”

  但银行的主动上门反而让这位企业的负责人感到有些不安,因为他不知道这样好的融资环境究竟能维持多久。他向记者表示: “但是我不知道等到下一步整个经济回暖之后, 是不是能够还是保持这样宽松的一个投融资渠道。”

  记者发现,在这次接受电线家出口企业中,有近七成的企业反映:“门槛高”,“手续繁琐”,“审核周期过长”等等很多因素阻碍市场资金流向“贫血”最严重的中小出口企业,对这个结果,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隆国强这样分析:“中小企业到目前为止还是痛苦不堪,他拿不到,都流到哪儿去了,都流到了那些相对来说资质比较好、信用比较好的大型或者大中型企业,我们会看到就是说广东、浙江恰恰是中小企业比较多的地方,它们的融资问题依然非常突出,这就会影响到它对整个形势的判断,它觉得它更艰难一点。”

  实际上,出口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问题一直是《中国财经报道》栏目关注的重点,2008年末,央行起草的《放贷人条例》草案提交国务院法制办,记者在制作“破冰融资困局”这期节目时,浙江省中小企业局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浙江81%的中小企业流动资金不足,有20%的中小企业的倒闭或者停产和其资金紧张有着密切的关系。浙江盛博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建军

  说:“现在收回,有它的厂房盖到一半走啦,包括它设备现在很多都还没有投资,它现在有可能就会做到一半,就停置在那边。”

  一些有银行的企业,眼看就要到期,一方面没有资金来还款,另外,即使是还了款,要想得到银行的后续也非常困难。对于类似的问题,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汤敏表示,中小企业融资难是全世界共有的问题,只是中国更突出而已。汤敏表示:“我国的大银行太多,小银行太少 ,目前整个金融体制和机制 都是为大企业设计的 对中国中小企业来说来说更难。”

  在《中国财经报道》出口大户论坛上,有专家建议,要改变中小企业“贫血”的症状,政府要做的工作还有不少。郑新立表示:“那么我们的金融体系基本上是为大企业服务的,没有为小企业、个体户和农民服务的这样一个金融体系。依靠几大商业银行去给那些个体户贷个十万二十万,贷个一万、两万,那是不可能的。”

  其实,在金融危机爆发后,为改善中小企业融资环境,中央财政和地方政府都在加大对中小企业的扶持力度。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姚文萍表示:“我们的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去年可能是三百多亿,用在我们出口产品企业,有大型企业,有中小企业的担保上,今年增加了一倍还要多,可能更多的中小企业现在还不了解这种情况。”

  在这次《中国财经报道》出口大户的论坛上,天津市政府副秘书长陈宗胜也为天津的中小企业带来了好消息。 陈宗胜表示:“我们按照国家银监会现在支持企业发展的措施,我们新成立了大概将近十四个小的担保公司,合起来现在已经批准的是二十多个,我们预计今年要发展到五十多个,我知道全国有些省市现在已经发展一百多个了,一百多个小的银行、公司。”

  两年前,你可以用800多元人民币去兑换100美元,而今,不到690元人民币就可以兑换到100美元了。可是,这对于出口企业,特别是采用美元结算的企业来说就是一件头疼事,美元贬值,给出口企业带来的最直接的反应就是利润缩水。在这次出口大户生存调查中,有一半的出口企业(50.2%)认为,汇率变化给企业的经营带来了不利的影响。

  2008年5月,《中国财经报道》在制作《一个出口大户的生死劫》时,记者在广东东莞深切体会到了美元贬值给企业带来的压力。沃尔玛最大的烤箱产品中国供货商的负责人当时向记者出示了这样一份信用证。卢玛禄告诉记者:“这份信用证金额是447万美元,我们真正拿到这笔钱的时候,应该是在2008年的4月份,而产品的价格是早在2007年4月份就已经确定下来了。”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国内出口企业的产品定价通常提前一年就确定下来了,可万万没想到,2007年到2008年上半年是人民币对美元升值最快的时候。2006年,人民币升值3.35%,2007年达到6.2%,2008年,人民币又升值了7.41%,而这份决定了未来一年产品利润的出口合同,当时根本没有将汇率变动因素考虑进去。卢玛禄告诉记者:“这一点可以说所有的国内的出口企业和国外的进口企业,像2007年 ,2008年人民币升值这个问题很多企业是始料不及的,觉得不可能说大的环境一下子有这么大的一个调整,这是让我们始料不及的。”

  在这种情况下,企业本能的反映就是停止发货。卢玛禄说:“当时如果还是按这个原先定好的订单合同继续交这些货的话,会出现什么问题呢?当时我们粗略地估算了一下,这个工厂在2008年6月份之前,我们的亏损将会达到5000万元人民币左右。”

  美元贬值无疑在不断侵占着出口企业本已薄弱的利润空间,在这样的背景下,出口企业面临着严峻的生存考验。但是同样的前提下,也有一些出口企业找出了应对办法,2009年初,我们的记者在大连制作“危机中的转身”这期节目时,发现一家做服装出口生意的企业,成功躲过了2008年那场汇率波动,他是怎么逃过这一劫的呢?李桂莲告诉记者:“我们锁定一个汇率就是7.5,按照7.5的这个汇率给我们来结算,以后的汇率就是降到6了那么咱们相互也要保持这样一个,那么将来它要回到8了,或者回到更高了,那个咱们再坐下来谈,也就是2007年就开始和他们客户谈,就开始执行这个。所以2008年客户给我开玩笑说,真没有想到你怎么那个走在这个危机的前面。你要现在和我们谈,我们根本就没法和你俩谈。”

  对汇率的提前下手无疑为李桂莲减少了很多风险,但绑定汇率,并不是所有的外商都能轻易答应的谈判条件,与大型出口企业相比,很多中小型出口企业在跟国外客户议价时,常常处于劣势,所以很难以此应对风险。

  2009年,随着金融危机的持续,出口企业贸易额下滑,人民币升值的步伐也悄然止步,但还是有不少出口企业对未来汇率的走势表示担忧。09年7月,中国财经报道制作的《美元的“惑”与“祸”》节目时,对美元汇率下一步的趋势,专家也存在分歧。中国进出口银行的诸鑫强认为金融危机的爆发已经打破了美元过去30年的规律。中国进出口银行副行长诸鑫强表示:“从2005年乃于今后,由于各国的经济发生了变化,由于经济的全球化,这场危机爆发,大家需要同舟共济以在今后相当一段的时间之内,无论是美元的趋势也好欧元的趋势也好,我个人看不会出大起大落的变化。”

  但也有不少专家则预测由于美国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美元有可能继续贬值。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张明告诉记者:“就是从今年第三季度到明年第二季度,我觉得有比较大的贬值的风险。当然就说这个贬值的风险,我觉得主要就是体现在美元的实际购买力,就是美元对这种大众商品的购买力的下降,我们预期未来可能国际油价会继续上升,除此之外我们认为美元兑欧元的汇率可能也会下降。

  浙江宁波双盈服饰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要给欧洲品牌做服装代工的企业,这家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人民币未来的走势,他自己觉得很难判断。宁波双盈服饰有限公司外贸部徐经理告诉记者:“因为如果人民币汇率上升的话,如果我们三个月以后收款的话,人民币升值了,现在如果说汇率是8,以后如果说6.8左右,中间差一块多人民币,本身的服装利润就非常薄,差一块多的话,有的企业就亏本了。”

  对于怎么才能规避人民币升值的风险,这位企业的负责人说,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通过降低生产成本或者提高产品售价来弥补人民币升值带来的损失,但从以往的经验来看,想做到这两点也是非常困难的。徐经理说:“我们提高我们客户销售的价格,但是这种比较难的,因为现在客户比较聪明,他是会到每个公司去(询)报价,报价报好以后,他会选择一家价格比较低的,或者说到你公司来压价格。”

  出口企业到底怎样才能规避人民币升值的风险?清华大学世界与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李稻葵表示:“答案其实就是一个,就是要提高你的产品的竞争力,就是要或者提高你的劳动生产率,降低你的成本,应对升值的压力,或者你玩新的游戏,做新的产品。”

  这是本次出口大户生存调查问卷中的一道选择题——企业经营者拿什么应对金融危机? 结果显示,排名前三位的对策分别是加大创新投入、加强员工培训、扩大内销,其中,67.5%的企业认为,应对危机最适用的手段是加大创新投入,开发新产品。大多数的企业家认为,谁掌握了新产品,谁就掌握了话语权,受邀参加此次出口论坛的纺织出口企业代表朱国民对此有着深刻的体会。

  朱国民表示:“我们新产品的开发的力度比较大,新的东西客户就没有和你讨价还价的余地,你就有定价权,这样的话就可以获得一个在一段时间里面的高额的利润。”

  来自江苏的朱国民经营着一家纺织企业,今年五月,《中国财经报道》在江苏调查出口大户生存现状时,他当时说过的一句话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无锡天然纺织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国民告诉记者:“你就是要凭新的东西,敲开他的门。”

  因为掌握了混色纱这门新技术,朱国民每次一推出新面料,就会很快被海外客商相中,他说自己企业的利润率至少都在10%以上,相当多的产品利润率甚至达到了30%。这让利润率始终维持在5%左右的纺织同行羡慕不已。朱国民表示:“他买我的新东西,他第一时间运用了,做成了面料和服装,他去卖给他的客户的时候,那不是他的价格可以高吗?是这样的。所以现在新产品的创新,是避免这个同质化竞争的一种武器。”

  对朱国民来说,创新就意味着订单和利润,今年5月,《中国财经报道》记者在浙江调查时,还遇到了一位做音箱出口的老板,他告诉记者,自己的企业没有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凭借的就是独到的研发能力。在企业的研发中心,记者看到了一款独特的音箱,负责人告诉我们,这款他们自主研发的音箱为他们带来了不少的订单。”浙江恒科实业公司上海分公司总经理高骏告诉记者:“很简单,我放在兜里都可以带走,很多人他比如去会见一个客户或者会见朋友,他要举行一个小小的电话会议,可能没有带一个电话音箱。”

  原来,这个音箱不但可以随意接在电脑,MP3播放器或者手机上,而且随着扭动机身转换角度,还可以当麦克风用。由于方便携带又可进行电话会议,这款音箱在海外市场最多的时候一个月卖出十几万套。浙江恒科实业公司上海分公司总经理高骏说:“这个玩具,你看它的手臂,其实当它旋转90度的时候,正好跟它的结构是非常类似的一个结构,那么可能我们在这个产品说,正好我们需要变两个方向的这种方式,可以借鉴它这种方式。”

  对于中国千千万万中小型出口企业而言,在外需萎缩的寒冬里,如果能拿出一件响当当的产品,企业的境遇就有可能不一样。浙江恒科实业公司总裁张志明告诉记者:“我们从传统的音箱,很简单的一个模拟音箱,到现在的数字音箱,包括现在我们研发了一些跟Ipod、iPhone的这些配套(音箱),这是比较新潮的那些东西,而且这些新的产品对我们企业来讲,从利润方面,从各方面还是比较有利的。”

  但创新不仅需要真金白银的投入,更要冒一定的风险,一想到这儿,不少中小企业都打了退堂鼓。清华大学世界与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表示:“创新之所以难,就是需要你在相当的时间之内,你拿出相当的资源,在短期内可能一无所获,没有任何回报,所以创新的一个基础必须是积累,对于中小企业而言,积累相对不足,所以创新自然很困难。”

  没有钱,创新就无从谈起,可创新的钱从哪里来? 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表示:“创新需要投入,而这些投入能不能由政府给予适当的支持。因为你政府你反正有两种支持方法,一种是直接降税,给他钱。另外一种就是我对你将来提升你的竞争力给予支持,这恐怕是更加重要的一点。”

  学会站在巨人的肩上成为更高的巨人,这是在创新问题上,专家最想对中小型出口企业说的一句话,而且,中小企业有船小好调头的优势,更容易先抢占到市场的机会。李稻葵表示:“比较灵活,中小企业要搞一个创新,可能不需要一级一级部门的审批,中小企业从基层雇到工程师,到企业的总经理,到董事长,可能就是一层关系,“扁平”结构,你不像大型企业一个工程师搞一个创新,有个想法,需要一层一层审报,等到审批下来之后,市场的机遇就过了。”

  在对出口企业的一轮走访中,出口转内销这个词,被企业家屡屡提及。这是一张漫画,描写的是最近上海170家外贸企业参加的外贸产品内销订货会上的情景,在内销订货会的背景板前,身着“外销货”的模特吸引着观众的目光,不时有国内商家当场想买下相关展品。那么出口转内销能从多大程度上缓解出口企业的压力呢?

  在这幅漫画中,中国经济这个巨人受到高储蓄低消费的困扰,步履蹒跚,如何才能让巨人阔步前进?多次参与起草政府工作报告、国家五年规划的郑新立在中国财经报道出口论坛上表示,要想刺激消费,首先要让老百姓的钱袋子充实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告诉记者:“居民收入最高的时候占GDP的比重可以达到57%,1985年。到2007年又下降到45%,我们用三年时间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让老百姓的收入增加得快一点,特别是中低收入的老百姓收入增加快一些,老百姓就有钱了,有钱就可以去消费了。”

  郑新立说,中国总储蓄额约占GDP的60%,高居世界榜首,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中国的老百姓更是将钱袋子捂得严严实实,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降到了35%的历史低点,与发达国家60%至70%的比重相去甚远。郑新立表示:“我们能不能用三年时间把居民消费率提高15个百分点,由现在的35%提高到50%。”

  2008年11月5日,中央政府出手了总额度为4万亿的经济振兴计划,以快速提振经济。9个月来,各项调控举措初见成效,然而专家也指出,在出口、投资、消费这3架拉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马车中,4万亿更多地是给投资这架马车注入了澎湃动力,消费马车还有巨大潜力。尽管市场巨大,但对于外需转内需的企业来说,转型之路并不平坦。外需到内需,仅仅是一字之差,然而背后却暗藏着无数个因消费水平、商业规则的巨大差异而造就的暗礁。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赵晓表示:“比如说我们这个企业是生产什么,生产割草机的,美国人住的都是别墅,他需要自己割草,所以卖家庭的割草机,问题是中国人现在人均收入才三千美元,我们住的都是公寓,没有别墅,甚至政府说了你只能住七十平方米,你要割草机干什么用呢?没用,所以企业说割草机卖不到海外市场卖到国内市场,根本卖不出去,两回事。”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姚文萍表示:“好多企业本来它的产品都是外向型的,我百分之百是出口,它不是说今年上半年我调整完了以后,下半年都可以对国内市场销售,一个是市场的渠道问题,一个是融资问题。也有一个市场的需求问题,如果我们机电产品这么大量的出口,全是向国内销,那么有问题。”

  2009年,《中国财经报道》栏目曾关注了一家专门为罗技、苹果公司生产配套音箱的出口企业。金融危机时,这家公司试图打开国内市场,当记者跟随公司的销售人员去当地的电器店洽谈时才发现,这家在国际市场上闯荡多年的公司却连一家县级的家电卖场都进不去。

  浙江嘉善市嘉善县国美店电器经理:“如果要进卖场,我们跟他们(代理商)签订合同的话,那么可以通过他来进入这个市场。”

  业务员这才知道,想进国美的卖场要通过各级代理商,要想在全国的国美店辅开,则需要与北京的总部签协议。

  小过对记者说:“这样说因为国外的话,我觉得他们比较直接,只要我们去竞标到了一个项目,我们只要按他们的要求把货生产出来,我们就能收到钱,但是国内就不一样,国内的生产企业。销售渠道他们就要求我们去铺货,然后做这个收销的渠道,所以对我们的资金占用啊,然后货款的回收都有很大的风险。”尽管出师不利,但这家公司并没有就此罢休,他们表示准备找那些在国内市场有品牌的企业合作,逐渐打入市场。浙江恒科实业公司总裁张志明表示:“同国内的大公司开始合作,如果再走到以前的老路,损害产品的品质,我们是不愿意的。”

  在这次调查的3950家企业中, 31.4%的经营者作出了和张志明同样的选择——扩大内销。福建晋江伞业出口基地的一家企业负责人王清鸿认为,在开拓国内市场时,也需要好点子。他替美国一家经销商生产的“壳”牌广告伞,客户一直不提货,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王清鸿把这些伞推销给国内的加油站,没想到这批货全部销售一空,王清鸿于是将视线转移到国内市场,首先盯上了广告伞这块蛋糕。

  晋江鸿盛雨具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清鸿告诉记者:“我们今年在北京设立了办事处,就是接了几个比较大的订单,这样一个客户等于我们做了十个客户的订单的量。这个他们这个比较大的集团用户,他们一下就是几十万只。几十万只就等于我们做十几个货柜,国外货柜的单量。但是集团用户相对来说他的利润空间要比我们接国外的这个代工的订单要高。”记者:“要高出多少?”王清鸿回答:“在利润空间能多出一倍。”

  如今,王清鸿的伞厂国内业务的比重已经从原来的10%增加到现在的30%多,国内市场的巨大空间保住了工厂上千名工人的生计,也保住了一份战胜危机的信心。

  外需转内需,空间究竟有多大?对于有的企业来说,可能这个空间小到甚至没有立足之地,而对于其他一些企业来说,可能这个空间大到足以撑起一片天。如果我们的出口企业都能像恒科公司那样积极面对挑战,能像宏盛公司那样想出一些好点子,也许你就会看见,凤凰涅槃后的华彩。

  不少出口企业都参加了今年的广交会,很多人都会记住这样的结果,本次广交会,相比欧美传统市场,开拓新兴市场的中国企业可圈可点,阿根廷、印度、东盟分别成交3.8亿美元、7.7亿美元和19.3亿美元,分别增长10.2%、6.2%和7.1%。古语云:“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这句话是很多企业家的战略格言。当金融海啸席卷而来,美国、欧洲等主要出口市场订单减少,企业家该怎样转战它处?是摆在很多出口企业面前的考题。

  这次调查显示,我国主要出口市场的订单都有所下降,其中订单减少最明显的国家依次是澳大利亚、韩国、美国和欧盟。而订单减少幅度最小的地区是中国地区、其次是俄罗斯和日本。

  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副会长邵祥林表示:“因为中国在全球是第二大出口国,是第三大进口国,而我们主要的出口对象是美国、欧洲、日本等前六位的贸易国家和地区,占我们出口总额的70%。这么如此比重大的贸易依赖度,我们的出口当然是要减少的。”

  令人深思的是,出口不同地区的盈利情况差异也较大,本次调查显示,按出口目的地划分,日本、美国、和香港地区是出口企业盈利最低的,而香港地区实际上只是一个转口地,真正的目的地仍是美日欧,也就是说美国、日本、欧洲这3个全球最成熟的市场是中国出口最集中的地区,同时也是盈利最低的地区。

  李稻葵表示:“你比如说以美国为例,美国的沃尔玛,它的销量非常大,正是因为它销量大,它竞争激烈,它可以把我们的出口产品的价格压得非常非常低。它们能力强,所以出口到发达国家的这些企业,它的日子不见得好过,它的利润的空间反而低。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我们的出口企业可能从现在开始要逐步逐步地研究,要转向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像非洲,像东南亚,像印度,像拉丁美洲国家,所以可能这次金融危机给我们带来的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要在市场的结构上面下功夫,而且及早下功夫。”

  那么目前中国出口企业的市场结构如何呢,记者拨通了几家被访企业的电话。正如调查报告反映的,欧美市场是很多出口企业的主要目的地。

  深圳千代源电子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贴片电感等电子产品生产销售的公司,从成立至今的10多年来,欧美地区始终是公司主要的出口地。因此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欧美地区的不景气给企业带来了影响很大。深圳千代源电子有限公司总经理余海鹏在电话采访中表示:“严重的时候有(订单下滑)六成以上。”记者:“那么你们有没有开发一些新的海外市场?” 余海鹏回答:“金融危机以后主要开发的市场是东南亚周边的一些国家和地区,主要是在印度这一块。”

  记者:“新兴市场的收益情况怎么样?” 余海鹏:“新兴市场的收益,目前我们测算出口营业额 达到一成到两成的出口(金额)非洲这一块 ,在非洲地区会有进一步的一些市场开拓。”

  比千代源公司幸运,天津得英特电子有限公司的订单数量下滑并不明显,但利润率却降低了很多。因此开发新的海外市场也成了公司的必然选择。天津得英特电子有限公司贸易科主管 高杨告诉记者:“从去年的十月份开始,慢慢的越来越好,比一开始好一些。”记者:“现在新兴市场订单数量能占你们企业订单总量的百分比现在大概有多少?”高杨回答:“占百分之十左右。”“以前呢?”“以前只有百分之五左右。”

  事实上,不少中国出口商面对海外市场变化,都在想办法另辟蹊径。无锡天然纺织是原本主要向欧美国家出口高档丝光棉,金融危机下,业务人员开始马不停蹄地开发其他新兴市场。09年春节,当大多数人都在与家人团聚时,公司董事长朱国民就率领团队,先后去美国、日本、香港、韩国市场逐一联络客户、交流信息。这种高密度的客户拜访工作是2009年朱国民的工作常态。无锡天然纺织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国民表示:“那么像这一类的工作,我们今年的力度比去年和前年明显力度大得多。我们还考虑明年我们组织要更远的,今年在亚太地区,明年可能要到这个地中海地区。”

  目前在天然纺织的订单中,欧美的订单比重已经降到了70%以下,而澳大利亚、日本和南非的订单与日俱增,下一步,朱国民还准备在阿根廷、巴西建立自己的销售网络。和朱国民拥有同样想法的还有成都的鞋老板。成都、广州、泉州、温州是中国的四大制鞋产业基地。其中,成都以“中国女鞋之都”著称,全世界每100双女鞋里,就有7双产自成都。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中国的鞋业出口遭遇寒流,一份调查表明,广东东莞、惠州等地近1000家鞋厂及配套企业关门歇业或者外迁。与他们相比,成都的鞋厂虽然也在艰难度日,产能下降40%,但毕竟还在维持生产。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成都的鞋有80%以上是出口俄罗斯的。成都亿米儿童用品有限公司廖彩伟表示:“去年比方我们是120(元),今年的毛靴的线这样子,那么价格下降,利润下降,数量也会下降一些,但是整体应该是说比去年,不说有增长吧,最起码可以保住去年的数量。

  出口大户生存调查显示,在面向俄罗斯出口的企业中,只有38%的企业出现订单减少,这一比例远远低于排名靠前的澳大利亚、韩国、美国等地区。因此,当中国鞋在美日欧市场收缩战线时,成都打算扩大俄罗斯市场。2009年3月,成都市组织了44家鞋厂,一起飞往俄罗斯参加鞋业博览会。

  成都制鞋产业协会常务会长彭军说:“当时去的时候,大家心里想,包括那些工厂想呢,按照成都话说,大家出去耍一下。第一是看看到底市场到底是怎么回事。第二呢,是看看俄罗斯的展览,会有什么新的机遇。抱着这种目的去的。”

  让他们欣喜的是,俄罗斯这个盛产寒流的地方,这次却给他们带来了暖意。几天下来,成都鞋厂就拿到了3000万美元的订单。眼下,成都正在紧锣密鼓地在俄罗斯筹建展示订货中心,待2010年中心正式投入使用时,接单能力将达到10亿美元,那时将有更多的成都鞋行走在俄罗斯的土地上。

  作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2008年中国向世界贡献了20%的经济增长,2009年,中国能否率先走出金融危机又成为世界各国关注的焦点。而出口正是我们观察中国经济的一个晴雨表。这一个月来,我们从这份《出口大户生存调查》中,了解了大量出口企业的现状数据,揭示了很多出口问题的答案,衍生出不少有意思的结论,但这还不够。如果从这些真实的数据中,您能产生新的疑问、新的判断、新的探索。如果这些数据能成为关心经济的您研究经济问题的标本,这将是《出口大户生存调查》最大的价值所在。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admin